妖孽白、づ Yoon A

累了,也怕了。

预告。

         “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

           “算了。”

           “你听我解释...”

           “让我走吧,我累了,也怕了。”

    
            爱情游戏,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到底是真爱,还是报复呢?

            谁也不知道。

            这场游戏没有胜利者。

           “你是我不能说出的秘密。”

 

           “我知道你的意图,但我还是爱上了你 怎么办?”

            “再见吧,我不爱你...”

     
         

       

情人节小短篇

          好吧,本来早就想码的,一直拖到现在。


          今天是情人节,但陈玮镔却不开心。

          为什么呢?

          因为南钧儿一直不理他。

          陈玮镔瘫在沙发上思考为啥今天情人节南钧儿却不理他。

            可到晚上十一点半都没想出来。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下楼。”

           电话那天,南钧儿的声音传过来。

           陈玮镔一分钟也不敢怠慢,直接拿了棉袄披上就下楼了。

            到了楼下,陈玮镔蒙圈了。

            王南钧你告诉我这么多人还有那个用蜡烛摆成心形的东西是个什么情况?

             在陈玮镔蒙圈的眼神下,王南钧单膝下跪,深情的说:

             “陈玮镔,嫁给我。”

             “敢情你一天没理我就为了这个。”


              陈玮镔邪魅一笑。

               “不过,我答应你。”

再见【中】

          短篇/会有续集/虐文
    

          食用愉快!


          “王南钧疯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陈玮镔走了。”


             “他不是不喜欢陈玮镔么?”

              “不,他喜欢,他非常喜欢。”

              王南钧找了所有陈玮镔会去的地方,李健老师家、洪雨雷家、甚至小猪老师家都找过了,可是都没有,全部都没有。

                在王南钧快要崩溃的时候,公司的电话打来了。

               “喂,什么事?”

               “王南钧,我们给你找了一个新的经济人,是这几年在圈内很有名的,你现在来公司一趟。”


               “知道了。”


             “这位就是我们给你找的经济人———陈玮镔。”


              看到眼前自己新的经济人竟然是自己找了两年的陈玮镔,王南钧情绪有点激动。

              “陈玮镔,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

             “这和你无关。”

            陈玮镔的冷漠让王南钧措不及防。

            “可是陈玮镔我是在关心你啊!”

       
            “我不用你的关心。”

  

            好,就更到这里。
            下篇文再见,拜拜。

再见。

        短篇/小虐/会有续集吧...
        啦啦啦,我回来咯!

        “叮铃铃,叮铃铃。”

         床头的电话响个不停,王南钧被电话铃声吵醒了,他伸手去拿电话。



          陈玮镔

          

        “喂,陈玮镔,有事么?”


       
        对面的男孩好像醉了。


        “南钧儿,我喜欢你。”
 


        “陈玮镔,你喝醉了。”



        “南钧儿,酒后吐真言你不知道么?”


       “可我不喜欢你。”

       对面的男孩愣住了,微微有些颤抖的说。


       “是么?打扰到你真是对不起 。”



        嘟嘟嘟,陈玮镔挂断了电话。

         王南钧把自己摔在沙发里,他爱陈玮镔,他自己其实在一年前快乐男生的比赛中就知道了,当然,他并不知道陈玮镔也喜欢他。

       尹毓恪、赵晔他的不是没问过他,为什么不去表白,为什么?不就是怕陈玮镔受到伤害么?


        王南钧把头脑放空,让自己不再想这些事。


—————————3————天————后——————————

        “喂,晔哥,怎么了?”

         一大早,王南钧就接到了赵晔的电话。


         “南钧,陈玮镔把自己关在房间已经三天了,你快来看看吧。”

        

          急忙放下电话,向陈玮镔家跑去。




          陈玮镔的房门禁闭着,王南钧敲门大声喊陈玮镔的名字,没人答应,无奈之下只能踹开了门。


           陈玮镔不在房间里,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封信在桌上。信里只有一句话。



           南钧儿,我走了,
           不是我不爱你了,
           只是我终于可以让自己离开你了,
           不用猜测,
           我是真的爱过,
           真的等过。

我喜欢你。

了啦咯啦咯啦咯,空余时间给你们码了一个短篇。
享用愉快哦⊙∀⊙!
    


       “南钧儿,你爱不爱我?”




         这已经是第几次玩笑似的表白了?其实陈玮镔也不记得了。





             眼前的男孩好像并不喜欢陈玮镔这么做:“陈玮镔,你别这样,我们没有这么熟。”




          
            陈玮镔楞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南钧会这样说。





       巧的是,那天的那场比赛,陈玮镔输了。陈玮镔早就知道,他和老哥哥比,肯定会输。其实,那次玩笑似的告白,是他对王南钧的告别。




         王南钧的身边少了一个人,他有些不习惯了,他不习惯身边没有了陈玮镔,他不习惯没有一个人在旁边叽叽喳喳的了。他明白他喜欢上陈玮镔了,他开始想他了。




         还好,复活赛,陈玮镔回来了,但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开始疏离王南钧,开始躲着他。王南钧慌了,他现在很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晚才感觉到自己喜欢陈玮镔,痛恨自己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



        复活赛,陈玮镔输了,王南钧觉得他不能再等了,他一定要告诉陈玮镔他爱他。他去找陈玮镔了,但他无意间看见陈玮镔在和赵晔说话,他们聊的很开心,他看见陈玮镔抱住了晔哥撒娇,王南钧吃醋了。


    

           他快速走过去,直接把陈玮镔拉到休息室。陈玮镔有些不开心的甩开了他的手




           “王南钧你干嘛?”





         王南钧盯着他的脸,在他脸上只看见了愤怒,却没有往日的痴情。他怕了,他怕陈玮镔不爱他了。



         “你不再叫我南钧儿了么?”




           
         “王南钧,你听好了,是你,亲口说说我们不熟的,那好,从此以后我便不会在缠着你。”





          说完,他就气鼓鼓的往外走。




         “陈玮镔,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陈玮镔顿住了,他僵硬的转过身,“南钧儿,你说什么?”





           似乎听见男孩儿换了称呼,王南钧笑了。“我说,陈玮镔,我喜欢你。”




          男孩飞快的扑到王南钧身上,略带撒娇的说到:“我也喜欢南钧儿。”



          “不闹变扭了?”



          “不闹了不闹了,南钧儿最好了。”

累了,也怕了

        那个,各位南玮女孩,这篇文章,我现在是有点写不下去了,但现在已经开始重新写,依然是虐文,但会更精彩的。

累了,也怕了『8』

             “北北,快点,我渴死了。”陈玮镔把手伸出来,但眼睛还是眯着的。“给你。”南钧儿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陈玮镔听了这句话一下子就醒了,立刻坐了起来,“南钧儿,你怎么来我家了?”王南钧看陈玮镔紧张那样一个不小心就笑了出来。




      而我们的小甜镔呢,当然是看着南钧儿犯花痴。(当然小甜镔自动屏蔽了南钧儿鸭子般的笑声。)王南钧笑了一会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陈玮镔,我问你,你为什么生病没告诉我?”陈玮镔低下头不敢看南钧儿的眼睛:“我今天去医院才知道自己发烧了嘛。”“去医院?你怎么了?”南钧儿把小甜镔的脸抬了起来,让他平时他的眼睛。“我就是今天和你一起送尹毓恪的时候,不小心跌了下来。”陈玮镔笑了笑,他想用笑把眼中因为撒谎而引起的慌乱掩盖下去。




       “好了,那你自己注意点,我先走了,尹毓恪还在医院里面呢,我得去照顾他。”南钧儿说完就起身,走了出去。南钧儿走到大门前的时候,顾意北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你如果不喜欢玮镔,就不要伤害他。”




         等南钧儿走了之后,顾意北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你明明知道他不爱你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北北,你不懂,我爱他,所以我会为了他去和全世界对抗,哪怕遍体鳞伤,我也在所不辞。”陈玮镔淡淡的说。顾意北看了看现在的陈玮镔脆弱的很,和刚才看到的那个活泼可爱开朗的陈玮镔
截然不同。顾意北让陈玮镔睡了会,自己就走出陈玮镔的卧室了。




       “怎么样?”沈忆久看见顾意北出来追问到。“忆久,陈玮镔他太爱王南钧了,我们下次等陈玮镔病好了,就试探一下王南钧吧。”“嗯好。”沈忆久也觉得
这个方法可行。



         了啦咯啦咯啦咯,你们要的文,大粗长,够你们看的了吧。
@win月儿  @黑白工作室忆语

累了,也怕了

      咳咳咳咳咳,大家有没有想我呢?

      这次纯属冒个泡,大概10点给你们更文哈!

       因为是假日我大(并)发(不)慈(愿)悲(意)的给你们日更,开不开心?

         了啦咯啦咯啦咯,么么哒。
  

          😘😘😘😘😘😘😘😘😘

累了,也怕了『7』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顾意北听见敲门声,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去开门。“你是谁?”顾意北一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王南钧问到。“这是我要问你的吧,你是谁?为什么会在陈玮镔家里?”王南钧皱了皱眉头。“意北,怎么了?”沈忆久从陈玮镔房间里走了出来,“玮镔刚睡着,别把他吵醒了。嗯?王南钧,你怎么在这?”沈忆久看见王南钧顿了一下。
 





       “哦,原来,你就是王南钧啊。”顾意北顿了一下,打量着王南钧。“忆久,你打个电话给晔哥,告诉他,玮镔已经睡着了,但还在发烧,伤口有些发炎,叫他带些药来。”顾意北打量完王南钧后,有意的说出了这些话,她就想看看王南钧什么反应。沈忆久也明白了顾意北的意思,拿起手机去打电话了。“你说什么?陈玮镔发烧了?不可能啊,如果他发烧,为什么还要去看电影?”王南钧急切的看着顾意北。






       “北北,我口渴,我要喝水嘛,北北。”房间里,传来陈玮镔的声音。“我想,这应该你自己问他吧。”顾意北倒了一杯温水给王南钧,示意他给陈玮镔送水。王南钧接过水,去给陈玮镔送水。
   

         了啦咯啦咯啦咯,我回来了。
          这次又人名改了哦⊙∀⊙!
           么么哒!

累了,也害怕了『6』

       “陈玮镔,怎么几天不见,你就成这样了?”陈玮镔听见这个声音后,不敢相信地往后一看:“北北,你怎么来了?”“怎么?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啊?你看你,我走才几天?你就把自己弄成什么个死样子?你现在立刻马上上我车,回家,然后我去把忆语叫来。”顾意北把陈玮镔拉到了自己车上。完事后,顾意北向赵晔说到:“谢谢,你照顾陈玮镔。”说完,顾意北就上了车,送陈玮镔回家。
    





         “说吧,怎么了?”顾意北坐在陈玮镔床边,看着躺在床上还发着烧的陈玮镔。“没啥,就是出去看电影,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陈玮镔低垂着眼帘。“陈玮镔,你以为我会信?发着烧出去看电影?还摔了一跤?陈玮镔,你是不是和王南钧出去的?然后,遇见了尹毓恪?之后,尹毓恪摔倒了,王南钧丢下了你,对不对?”顾意北盯着他。“嗯 意北,我真的很喜欢他,但他心里只有尹毓恪,我该怎么办?”陈玮镔空洞的眼神看着顾意北,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这时候,门铃响了,“应该是忆语,我去开门啊。”顾意北说完就离开房间,去开门了。“意北,玮镔怎么样啊?”顾意北一开门,就看见忆语焦急的面孔。“哎,你去照顾他吧,他有点发烧,我还有工作,先在客厅把工作弄一下。”“好”说完,忆语就去照顾陈玮镔咯。





      了啦咯啦咯啦咯,我更问咯。
       这里说一下,顾意北不喜欢陈玮镔,他们只是朋友,她喜欢祁子意,而忆语,也不喜欢陈玮镔,也只是朋友。他们是大助攻哦。要在我文里出现的南玮女孩,可以和我说哦⊙∀⊙!。
       么么哒!